崔永元爆料背后竟牵出75亿阴阳合同与施建祥相关

发布时间:2018-06-07 17:46:02

崔永元爆料背后竟牵出75亿阴阳合同与施建祥相关

  6月6日消息,近日,崔永元疑似曝光范冰冰“阴阳合同”一事引起广泛关注,此事一波三折,舆论风向阴晴不定。昨日,崔永元曝光了一对演员夫妇7.5亿阴阳合同,外界猜测为黄圣依夫妇(当事人已公开否认)。随后网友称,崔永元连日来曝光的合同可能为《大轰炸》的电影合同。在这部电影的投资方是已经爆雷的快鹿集团,制片人是快鹿董事长施健祥。娱乐圈的新闻牵连到了互金领域。

  根据新浪娱乐的采访,记者问崔永元爆料的是不是《大轰炸》合同,崔永元则否认并表示“光是《大轰炸》的合同,谁害怕,什么合同都有。”不过,仍然有不少圈内朋友认为,露出范冰冰名字的这份税后1000万合同,可能是范冰冰在《大轰炸》剧组的。

  据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分析,综合崔永元的爆料材料,范冰冰1000万的合同显示,电影杀青是在2015年8月20日左右,那段时间范冰冰的确是在参演《大轰炸》,在时间上吻合。

  另外,在《大轰炸》筹拍前,施建祥曾与黄圣依赴奥斯卡走红地毯。同时,由于黄圣依夫妇均出现在《大轰炸》现场,并且黄圣依夫妇旗下的火传媒之前参与了《叶问3》的宣传。因此,不少舆论猜测7.5亿阴阳合同也与《大轰炸》及背后的资本有关。

  据媒体报道,《大轰炸》最初的投资方正是快鹿集团。除了《大轰炸》,快鹿系还投资了《叶问3》《上海王》《枪过境》等多部电影。而《叶问3》曝出问题直接导致快鹿资金链出现问题。

  2016年6月,《叶问3》深陷“票房造假”质疑,随后据媒体发现,“快鹿系”主导了叶问3的一系列运作,其最终目的是将票房净收入“装入”上市公司,票房越高,越是能带动上市公司股价攀升。快鹿集团“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模式,其实就是用票房换股价。

  2016年3月底,快鹿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包括当天财富、金鹿财行均出现兑付问题,并宣布暂停兑付。施建祥宣布因身体原因辞职。此后施健祥一直在海外。

  2016年4月,接替施建祥出任快鹿集团董事长的徐琪发出公开信,转达施建祥向社会各界和投资者的致歉,表示之前在管理上存在的重大过失,希望得到投资人、政府和社会的原谅。

  2016年12月,微信自媒体“溫哥華公眾號”曾爆料称,去年6月,施建祥到了温哥华,并和一位来自上海的1983年出生的女子登记结婚。随后,该自媒体公众号再次爆料,称20万快鹿债主已于12月7日向加拿大驻上海领事馆致函,要求引渡施建祥。

  2017年3月,有消息称,施建祥在加拿大签证到期,已在美国。投资人在白宫请愿网发帖,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协助抓捕施健翔并将其引渡回国。投资人在白宫请愿网上表示,快鹿事件涉及资金150亿,有超过10万投资人受到波及,而施健翔是这起案件的主要嫌疑人,施健翔还参与了多起金融欺诈和犯罪活动。

  2017年4月,上海公安经侦公布消息称,国际刑警组织是在1月9日发布了对施健祥的红色通缉令。

  资料显示,施建祥是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旗下多家理财平台、香港十方控股等公司实控人。此人有一大串头衔,包括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历届春节晚会中首次由民营企业家担任总导演等等。

  目前,施健祥本人一直在逃海外,具体下落不明。据了解,“红色通缉令”的有效期是5年,期满后如果仍没抓到犯罪嫌疑人,可以再续5年,直到抓住为止。

  快鹿系爆雷后,2016年9月,长宁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晚间发布案情通报,表示长宁公安分局对“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单位立案侦查,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2017年3月,快鹿债权人TM发布消息称,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涉嫌集资诈骗的报案已被上海市长宁区经侦受理,并配发了两份警方接报的回执单。2017年4月,快鹿集团与东虹桥被正式立案。报道称,快鹿事件共拘捕70余名涉案嫌疑人。

  目前,快鹿系部分案件已经宣判,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几份关于上海当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奉贤分公司(即当天金融)涉案人员的刑事裁定书显示,已有4人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获刑,刑期分别在1年到2年之间。

  金融虎根据判决书统计了解到,仅当天金融奉天分公司涉案4人累计的非法吸存金额即达到3.6亿余元,截至案发,累计未兑付金额达1.35亿余元。获刑的4人分别为奉贤分公司副总经理张某、团队长朱某2、团队长潘某某以及业务员唐某某,其中3人系在案发后主动至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华夏时报》披露的一份材料显示,截至2015年2月,仅快鹿旗下东虹桥小贷共发放贷款万余笔,累计金额近160亿元;金鹿财行在2015年累计从28540名投资者处募集投资159亿元。